儿子被拐22年初十终于团圆 母子相见抱头痛哭-公益频道-pigeon blood

■母子相见抱头痛哭。

  昨日,农历大年初十,52岁广州人张顺利(下称张叔)门前响起了礼炮声,格外热闹,他携妻子及6名子女一字排开在家门外翘首苦盼,特别的情景吸引了众多邻里和路人注目。

  1995年,张叔才2岁8个月的儿子张锦华在家门前玩耍被拐,此变故导致亲子离散足足22年。为了寻子,张叔一家想尽办法,却遍寻不遇。一个月前,在宝贝回家寻子网(下称“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帮助下,张叔终于找到了失散22年的儿子。经过公安机关一番确认和亲人辨识之下,小张终于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听到一声久违多年的:“爸爸,妈妈”,张叔一家九口紧紧相拥,泣不成声:“为了这一场团聚,我们一家人盼了足足22年啊!”

  失散22年终团聚

  为了迎接兄弟,张家姐妹清晨7点起床“扮靓”;父母订好两层高的生日蛋糕,写上儿子真正的生辰日子,为他补过20多年的生日。

  下午1:30左右,越秀区福今路上,“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向已经站在路边等待的张叔一家通报,张叔的妻子、50岁的妈妈戴秀娟(下称戴姨)双眼通红,在五名女儿的搀扶下紧张地伸长脖子等待。“人到达客运站后马上搭地铁前来,如今在杨箕地铁站接到他了,15分钟内应该能到。”每隔一些时刻,志愿者都向张叔一家汇报动态。

  “2月3日知道弟弟被找回,我们一家人都开心得连续多天睡不着觉。”大姐学敏为紧张得说不出话的父母发言。等待中,张叔不时催促子女:“鲜花拿下来了没有?蛋糕和红包呢……”可见,为了这场相见,一家人准备了许多事物。

  2:30,4名身穿红马甲的志愿者,拥簇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出现在街头。“来了来了!”一个小时的等待如此漫长,张叔一家站不住了,和子女们一字排开,顺着来人方向步步往前走,最后,小伙子走到两老面前,对视,9人紧紧相拥,不住地淌泪。抱头痛哭许久,终于说出一声:“欢迎你回家。”

  戴姨拨开小伙衣领,看到脖子上一颗鲜明的胎记后,用极为确认的语气说:“是你!你就是我儿子锦华。”她和丈夫都紧紧捉住小张的手,不肯松开。

  2岁被拐 10岁时才知身世

  这一原本有九口人的家庭,因为人贩子的出现,导致全家福照片上,独缺一人。如今相认,张叔一家马上请亲友帮忙,拍一张真正的全家福。

  父母与儿子见面,兄弟姐妹相认,碰巧的是,张叔一家祖籍潮州,而小张居然能听说潮汕方言。“没想到,我们沟通无隔阂”。千言万语的开端,从20多年来各自的生活说起。这时张叔才知道,儿子被拐到潮汕地区的陆丰。对于自己是怎样离家的,小张已经没有印象,在他有记忆以来,只知道自己叫许晖(化名),生活在陆丰一户农家,家中有高龄的父母和姐姐,生活条件不算难过,身份证上的生日是1月17日。

  “养父母对我如亲生一样,但我10岁时,养母透露,我其实是被拐后被他们买回抚养的孩子。”许晖很错愕,瞬间千头万绪,对原来家中一切没丝毫印象。“当时我很想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但年纪小,并没能力寻找亲生父母”。

  初中毕业后,许晖开始在外打工,也曾试图寻亲。“人海茫茫,我个人力量微薄,寻了一年多收效甚微,加上养父去世,养母年事已高,也需要我照顾,便停止了寻亲。”其实,早些年,许晖曾在广州短暂打工一段日子,却不知道自己与出生的城市擦肩而过。1个月前,志愿者找到许晖,“我曾说,如果能找到亲人,我会请志愿者吃大餐!没想到我真回家了,还有这么多兄弟姐妹等我。”

  寻子路上 宁受骗也不放过一丝线索

  许晖失落的记忆昨日终于在亲生父母处补上,张叔和戴姨对那段黑暗的往事记忆犹新。1995年10月13日傍晚,冼村。年仅30岁的张叔和28岁的妻子戴姨还在自家经营的烧腊店做生意。戴姨刚为2岁8个月的二儿子锦华洗完澡,将其交给4岁的大女儿学敏照顾,便去分担档口事务。

  不料,学敏惊慌失措地跑到父母跟前说:“有一个陌生男人前来逗我们玩耍,玩着玩着,弟弟被他抱走,找不着……”戴姨听闻噩耗几欲晕厥,当时她怀着第三胎身孕几个月。

  当年冼村是城中村,小巷九曲十八弯,年纪小小的学敏马上意识到陌生男人有危险,并企图追上其脚步。但男人和弟弟的身影还是消失了。该变故是她多年来的心结,不仅自责,更觉得愧对父母:“如果不是我贪玩,那个时候弟弟应该要睡觉的,然而他见到我去玩耍也闹着要跟,最终惹来人贩子。”

  失子当晚,张叔戴姨发动亲友及全村邻里分头寻人,从冼村找到员村,从员村找到广州火车站、各大客运站,遍寻无果。次日回到家中,疲惫的张叔才发现一双鞋子烂得不像样。

  失子半年,家里生意搁置了,家族成员只要听到哪家有孩子啼哭,都要试图闯进该人家中寻人,“像疯了一样”,张叔如是形容;戴姨更是长期卧床不起,艰难地生下第三个女儿后,月子期间依旧以泪洗面,“枕巾几乎没有干过”。

  寻子是该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如今家里还保留着上百张陈旧的寻人启事,新旧版本的传单上,BP机、固话到手机号码印下鲜明年代烙印。

  让张叔心痛的是,寻子多年结果全无,弯路却走了不少。“只要听到哪家买了年龄相符的孩子,都马上赶到查看,近到顺德、河源、汕头,远到邻省广西。然而,被骗的多,给无良‘线人’付出了不计其数的‘车马费’、餐饮费之后,仍找不到孩子。”走了弯路,张叔并不气馁,“宁杀错,宁上当,也不放过一丝希望”。

  瞒着养母来相认 亲人急道:“把养母接过来一起养”

  如今,张家终于迎来22年来第一次团圆。2009年,张家一众子女获悉宝贝回家寻子网,并将寻人需求发布到网站上,在网站志愿者帮忙下,父母每年都去公安局做一次DNA采血。

  没想到,远在陆丰的许晖,在一次办理入户手续中,也进行了采血。

  在DNA采血比对下,1个月前,志愿者收到消息,将目标锁定在陆丰的许晖身上。“联系上许晖之后,他乐意配合行动,重新采集了血样比对后,就确定了他是张叔夫妇失落的儿子。”志愿者燕子介绍。

  一边是历尽艰辛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边是养育之恩的养母,今后对两个家庭如何安排,许晖的内心颇不平静。才得见儿子,张叔一家有很多计划,祭祖、认亲……更希望他长留身边,再不离开。“可是养母年事已高,我还要回去照顾她,不能离开;况且,我怕她担心,没告诉养母到广州认亲。”听到儿子(兄弟)要离开,张叔一家都紧张挽留,大家齐声叫道:“把老人接来,我们一起养!”

  来源:羊城晚报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