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为什么怕熟人看病-海思k3v2

医生为什么怕熟人看病  在医院工作后,不时会接到一些所谓的熟人、老同学的电话。明明多年不曾联系过,电话打过来却仿佛熟稔的不行,陌生的号码接起来:“你是范主任吧,我是你谁谁谁,听说你在医院工作,麻烦你个小事……”而且人家从来都是小事,根本不给你拒绝的机会。  那天白班下班后又在科里业务学习,等学习结束已经晚上七点半多了,我饿着肚子骑自行车在路上的时候电话响起:“范主任吧,我刘军啊,咱初中同学,范主任混的好了就把老同学都忘了,你这样不应该啊。麻烦你个小事,你们医院耳鼻喉科怎么样……我一会加你微信,把片子拍照发你,你给我找个专家看看。”  先说耳鼻喉科好不好。我所在的医院是医学院直属的附属医院,拥有开放床位1500多张的三甲医院,耳鼻喉科在我们医院里是一个独立科室,拥有自己的教研室、病房和医疗护理团队。但面对这样一个赤裸裸问你耳鼻喉科怎么样的电话,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要说好,估计难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何况任何疾病的诊治过程本身就存在着各种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我要说不好,也感觉说不出口,毕竟我们耳鼻喉科门诊和住院病人都一直不少,病房里经常需要加床。  再说说微信发照片看片子,任何疾病都有个体差异性,没见病人本身,没有望闻听切的一切诊疗,没有其他的检查化验结果,单单凭一张微信发过来的CT照片就要看病就要明确诊断,你真的是难为我了。我拿着这样的照片去找人家耳鼻喉科专家,估计准会被人家训一顿:你有没有诊疗常识?  最后再说说专家,现在的三甲医院都这么庞大,平常大家都在自己科室里各忙各的,和别的科室交集少之又少,下班后除了加班、学习、开会就是赶紧回家,和其他科室的同事根本就没有交流认识的机会。就拿我所在的产科而言,整整四层楼,医生、护士、助产士加起来一百多人,到现在很多人我都认不清。至于医院里那些专家大佬们我倒是认识人家,知道这是心内科大主任、这是眼科大主任,但是主任们认识我吗?我在医院里不过是最最基层的工作人员,人微言轻,我的范主任不过是所谓的老同学临时加封的。  对着十多年未联系完全没有印象的所谓老同学耐心解释,你要看病可以,需要带着病人本人来医院,你在外面做的检查化验如果有的话也尽量带着参考,医院里现在都可以网上微信预约挂号,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再联系我。  隔了一天又是电话响起,接起来又是老同学刘军:“范主任,我妈在你们医院住院了,需要做手术啊,你找找人给我妈调个单间,再就是跟大夫说说,那些没用的花钱多的药和检查就不要给我们开了。”  既然知道了所谓老同学母亲在我们医院住院,下班后出于礼貌我买了奶和水果去看望老人。耳鼻喉病房里一如往常的忙碌,走廊上满是加床,因为照顾同学的母亲有高血压,特意把病人调进了病房。耳鼻喉科里的病人都在走廊里加床了,所谓的老同学不是看不见,却让我找人给他母亲调单间。单间且不说人家根本就没有,就是有也不是我说调就能调的啊。  再说说药和检查,同学的母亲属于职工医保,医生开药物和检查都是医保范围之内的,现在医院里对抗生素的应用控制的那么严格,加上医保也有各种要求,临床医生用药和检查都是基于病人病情考虑后的慎之又慎。  对我的解释老同学显然不满意:现在的医院那么黑谁不知道,来这里就奔着你这么个熟人,结果你也不肯出力。看着眼前这个所谓老同学实则非常陌生的男人,我真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后来这位老同学又因为各种各样的要求找过我几次,我总是力所能及的帮忙,不能帮忙的地方耐心解释,好在老同学的母亲手术顺利,在快要出院的时候同学又找到我,要求用她母亲的账户多开一些药带回家给心脏病的父亲吃。医保对出院带药都有明确的规定,老同学的要求我显然无法满足……  最后老同学以一句“找你什么用也没有”结束了谈话。  下夜班休了两天后上班的时候,我特意早早到了医院里去看望老同学的母亲,却被病房的护士告知病人昨天下午已经出院了。就这样老同学招呼都没跟没用的我打一声,就带着母亲出院了。  最后祝愿老人身体早日康复,也祝愿自己以后再也不要接到这样的所谓老同学的电话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