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国家选择在幕后游说美国代它们站出来面对中国 为不上班刀插自己 福原爱怀孕首露面

外媒:中俄找到完爆西方绝招 美盟友将付出代价-搜狐军事频道  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美国《耶鲁全球化》在线杂志1月12日发表题为《美国面临敌对国发动的“混合战争”》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哈得孙研究所政治与军事分析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韦茨。   战术多样令对手难招架   文章称,最近发生在乌克兰、叙利亚和南中国海的冲突,向西方国家展示了寻求修改国际秩序的俄罗斯和中国的挑战量级。俄罗斯和中国决策者使用“混合”战术,巧妙地把军事和非军事手段结合起来获得地缘政治利益,而付出代价的是美国及其盟友。   尽管中俄两国的国情、目标和世界观有很大区别,但对全球安全形成的挑战都是一样的。两个极权国家在西太平洋地区和欧亚大陆使用各种军事、准军事、法律、经济和信息手段,扩大地区影响力,分化潜在对手的实力,从而取得战略主动。   中俄的战术可以用多个形容词来形容:“非对称”“反常规”“混合”“非线性”“超限”和“下一代战争”战术,西方尚未找到有效方法予以反击。中国和俄罗斯对外施加影响的手段包括经济施压、扶植代理人、精心设计的宣传以及充分利用民族和其他社会紧张因素。这些手段混在一起产生的聚合效应让其他国家发现难以招架。   例如,莫斯科在乌克兰的行动和北京在南中国海的行为其实早已越线,本该触发美国及其盟友的联合反制。然而,中国通过“切香肠”式的战术,逐步扩大了对南中国海有争议岛屿的控制。与莫斯科在乌克兰东部的做法一样,北京打破现状,在世人面前造成既成事实:先是在东海宣布划设防空识别区,最近又在南中国海人工造岛,给中国军队提供向外推进的前方基地。   中俄认为当前秩序不公   中俄两国并不满意美国领导下的“国际秩序”��即当前各种国际规则和体系,如二战后建立的国际金融体系,和美国领导下在欧洲和亚洲组建的安全联盟网络。两国对国际上许多行动都投过反对票,莫斯科和北京认为当前的国际秩序不公平,限制了他们的权力。中俄采取“修正主义”立场的另一个共同原因是两个大国周边有一些相对较弱、四分五裂的国家,形成了诱人的安全真空。   中俄两国政府在一些立场上相互支持,他们还组建多国组织,如以莫斯科为中心的欧亚经济联盟和中俄共同领导的上海合作组织,这些机构没有任何重要的西方国家加入。两国希望这些架构,包括金砖五国,最终将为改变国际秩序提供多边基础。   与俄罗斯一样,中国是一个拥有庞大的多维军事力量的大国。出于历史、文化和地缘政治考虑,许多俄罗斯人认为乌克兰应该置于俄罗斯控制之下,而历史上经历过割地赔款切肤之痛的中国人对领土的抱负则刺激了扩张主义思想。尽管北京很早以前就宣称,历史和地理方面的证据表明南中国海属于中国,但中国拥有强行推动落实自己主权声索的实力还是近几年的事情。   常规与次常规手段配合   中俄两国都是军事大国。特别重要的是他们都拥有核武器,拥有强大的常规力量,此外还有丰富的次常规、平日潜伏的资源。如克里姆林宫向乌克兰派遣准军事人员,而北京指使民兵假扮渔民驾驶渔船在太平洋推进。   中国不像俄罗斯那样有正式的军事同盟和海外军事基地,但中国通过经济敲打和其他手段迫使许多亚洲国家尽力避免与北京发生直接对抗。这些国家选择在幕后游说美国代它们站出来面对中国。   尽管俄罗斯的整体经济实力不如中国,但它的经济实力要强于任何一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足以让莫斯科对这些国家施加影响。北京和莫斯科已经与各自的周边国家建立起紧密的经济联系,让它们兴不起对抗的念头。中俄的许多邻国要么严重依赖两国市场,要么与两国有很深的商业联系。不过俄罗斯和中国也受到经济全球化的限制;在这个环境里,国家之间相互依存,即使是邻国也可选择其他经济伙伴。   中国比俄更有条件成功   中俄之间有一个显著区别:俄罗斯是毫无掩饰地吞并新领土,在周边国家扶植军事代理人,时不时地对其他国家进行或明或暗的核威胁。近十年来,俄罗斯领导人不断威胁欧洲国家,如果它们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或者做出其他被视为威胁俄罗斯安全的行为,那么就将面临常规打击,甚至核打击。   中国则在语言措辞上比较讲究,不会进行赤裸裸的军事威胁,而是旁敲侧击地说出理由��其他国家的行为将威胁地区稳定。在亚太地区,中国的活动规模要比其地区对手大得多,北京的举动是公开的修正主义做法,而其邻国则倾向于维持现状。由于中国只是在南中国海争议地区占领岛屿并建立军事设施的诸国之一,这让美国和其他第三方很难单拿北京的行为说事。   最令人担忧的是,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行动让其大出风头,但实际上中国要比俄罗斯更有条件在一系列国际事务中成功运用混合战术。过去两年,克里姆林宫取得了一些短暂成功,但代价是面临长期的战略孤立和牵制。北京却完全不同,其在亚太地区和全球的战略影响力一直在上升,而周边没有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地区合力加以制约。   五角大楼已经启动一项长期计划,制定新的防御政策和战略以“抵消”中国和俄罗斯军力增长的影响,但是如何应对中俄非常规挑战方面的研究却进展缓慢。要制定有效应对混合挑战的手段,西方必须充分研究北京和莫斯科推行混合战术的相同与不同之处。例如,俄罗斯更易受经济制裁和媒体舆论影响。虽然如此,西方不应因过度关注俄罗斯的复仇主义行为而忽视中国制造麻烦的超级潜力,尽管中国目前尚未表现出制造麻烦的倾向。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