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运河孔雀城为例 烧烤倒酒精引爆燃 公交司机等灯吃饭

你真打算到廊坊北三县买套房?好吧咱去看看……   如今廊坊的楼市有多火,只有你去过才会知道。随处可见的售楼单页,无孔不入的拓客团队,只等掏钱的排号客户……即使你没去过廊坊,也肯定听说过华夏幸福,这个以重金买来了拉维奇、热尔维尼奥,将河北华夏打造成一只中超新贵的房企,最热衷的便是在北京周围拿地造镇。无论是廊坊的北三县还是固安,如今都被这家庞然大物所占据。   火   今年4月时,记者曾经探访过北三县的部分房地产项目。那时,廊坊的限购政策刚刚出台,而开发商也几乎都处于无房可售的状态。当时,香河县商品房的均价在每平米11000元左右,而现在已经涨到了16000元。要知道,就在今年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7500元。   而作为北三县中房价最高的区域,与北京通州仅一河的燕郊,2015年初,价格就涨到了16000元,去年年底突破20000元,今年4月份时房价最高达到26000、27000元,如今已涨到27000至30000元。   “固安均价20000元,永清16000元,大厂25000元……”销售人员的一系列报价让人触目惊心。短短不到半年,环京地区的房价已经面目全非。   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廊坊这座毗邻京津的小城市,硬生生被炒出了与其定位极为不符的畸形房价。对此,有人曾调侃道,廊坊是“三线城市,一线房价”。而作为河北省的一块飞地,被夹在京津中间的三河、大厂和香河,更显尴尬。在北三县,云集了万科、富力、绿地、华夏、龙盛等房地产商,众多的地产大佬似乎都不愿放过这块肥肉,打算从中分一杯羹。   而在众多房地产商中,华夏又是最特殊的一个。以“产业新城运行商”自居的华夏幸福,这家近几年来声名鹊起的企业,几乎从不在主城内进行开发,反而是在环北京区域开发了一长串的孔雀城。   孔雀城   大运河孔雀城、潮白河孔雀城、燕郊孔雀城、永定河孔雀城、八达岭孔雀城……一连串的孔雀城让人眼花缭乱,几乎将北京围了一圈。这还不算,就以位于固安的永定河孔雀城为例,据销售人员介绍,永定河孔雀城在固安大约有10个项目,围绕固安老县城而建,分布在老县城四周,面积大约是固安老县城的1.5倍。可以说,固安是华夏幸福环城所谓“产业新城模式”的典型代表。用销售人员的话来说,华夏幸福要么不拿地,要拿就拿大的,打造一个城镇。   从北京溢出的购房刚需,从各地云集而来的炒房客,再加上各大房企的炒作,环京县城的房价,不涨才怪。   乱   北京市行政班子搬迁的决定在2015年7月正式宣布,但在此之前的几个月,此事已在悄然酝酿,北京市的核心行政机关内已有传闻。恰恰在这段时间,最邻近通州新城的大厂县出现了一波房产热销行情。此前,大厂境内积压了大批待售楼盘,价格已经在五六千的位置上横盘了几年。从2015年4月起,那些楼盘迎来了大量北京买房客。搬迁消息正式宣布后,投资客也随之而来。今年4月,廊坊出台了限购措施,宣布在香河、三河、大厂、固安四地进行限购。然而几个月下来,各地的房价依然走高。持续的火爆,也让楼市乱象丛生。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平日里经常有满载看房客户的小客车在各大售楼处进进出出,售楼处中人头攒动。面对着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客户,售楼人员时常会用一些“利好”来坚定他们的购房信心,绑住客户。甚至还有销售人员会掏出假报纸,用上面所谓的“利好”消息来忽悠客户。被销售人员说得天花乱坠的“利好”,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却没人说得清。多家开发商声称京唐城际铁路在香河设站且车站与楼盘距离不远,但已有媒体辟谣,称京唐城际可研报告还未获正式批复,具体站位都还没定。在孔雀城壹城郡售楼处的示意图上,北京地铁八通线已经向南延伸到了觅子店,而实际上,目前正在进行前期工作的八通线南延,只是延长了一站,到环球主题公园。   这样的情况在各个售楼处屡见不鲜,尚未盖起的楼盘,虚无缥缈的商业中心……尽管听起来很美,各种仅限口头上的承诺,让销售人员的话显得扑朔迷离。   除此之外,楼盘销售人员的组成也颇为混乱。以大运河孔雀城为例,据一家代理公司的销售人员介绍,孔雀城的每个项目几乎都有4至5家代理公司在进行销售,像大运河孔雀城,就有4家代理公司。此前还有业内人士爆料,对于留不住、套不牢的客户,有些置业顾问甚至还会将其“甩单”给其他组团项目的外拓人员,乱想可见一斑。庞大的销售团队,加上做渠道的拓客公司,很难想象一个项目的背后究竟有多少营销人员。   此外,这些项目的开发公司也耐人寻味。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孔雀城一共分9个公司,固安的项目属于一分,大场属于二分,香河属于四分,外地的一些地方则属于九分。   疑   在北三县及固安的各大售楼处,看房的客户进进出出,销售人员一如既往地熟练、向客户介绍着自己的项目。总结起来,销售人员的卖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首先是去北京交通便利。与通州一河之隔的潮白孔雀城暂且不说,就连远在香河的大运河孔雀城,销售人员都会将其交通说得无比便利,“走京哈高速30分钟就能到通州,坐公交也很便利,门口就有公交车。不止如此,从这里去北京市中心也挺方便,40分钟能开到东五环。”   其次是房子有限一房难求。销售人员向记者强调,“通州和北三县统一规划,五年内都不再批住宅用地。现在房子就这么多,需求却很大。万科、富力在这边都已经没房了,我们虽然还有房,也已经有好多人在排号了,以后价钱还得涨,越等越贵。”   最后是未来发展的看好。销售人员再次提到了通州和北三县的统一规划,还提到了顺义、通州、房山、密云、昌平的例子,“你看这些地方以前都是河北的,后来划到了北京。按现在趋势来看,北三县划入北京是迟早的事。”销售人员说,北三县原本就是河北省的飞地,被夹在京津之间,位置尴尬,“目前北三县外地人买房子都不能落户,一些购房落户后又把房卖掉的也在清理,都是为将来做准备。”   燕郊街头的销售中心   自从限购措施出台后,前来炒房的投资客得到了抑制,而从北京溢出的刚需却依然还在。对于被挤出北京的“北漂”来说,销售人员口中的这些“利好”,显然足够具有诱惑力。然而这些美好的愿景,有多少能够变成现实,却是一个未知指数。   在交通方面,随着大量“北漂”的涌入,每天早晚往返于北京和环京县城的人将越来越多,如果北三县和固安不能承载起这样的交通流量,所谓30分钟到通州的说法只能是一个笑话。   而北三县划入北京,难度同样不小。时至今日,并入北三县,就意味着扩大北京版图、接纳新增的上百万人口,这无疑和北京疏解功能疏解人口的大方针背道而驰。   这场房价的狂欢,对于真正想要扎根在环京县城的“北漂”来说,究竟是机遇,还是个悲剧?恐怕没有人说得清。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