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本趁中国弱时盗取的 周杰伦方文山合影 日媒曝光毒气岛

为何西方看中国与俄罗斯如此迥异? 为何西方看中国与俄罗斯如此迥异?   文 王义桅   “下午轮到中国专场了,气氛会好些吧。2月14日上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西方与俄罗斯是针尖对麦芒,情绪紧张,让人很压抑。中国人往往带来的是win-win(双赢), coopration(合作)、innitiative(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很期待啊。”这是慕安会第二天中午,笔者与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tam House)所长罗宾?尼布雷特聊天时所听到的评论。   为何西方看中国与俄罗斯如此迥异?慕安会上观察,大概受到三股力量引领:   ――历史惯性   在西方眼里,俄罗斯是未教化好的同类中的异类,是冷战的失败者,中国是东方古老文明之重要代表,同时又充满现代的未知。因为中华文明是人类古老文明中少有的未被西方征服的,西方从内心一直是尊重中国的,近代以来自以为是才犯晕。主持人――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总裁韩博天(Sebastian Heilmann)教授开场劈头盖脸问主讲者――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大使,“以亚投行、一带一路为标志,中国为何在建立与现行国际秩序平行的秩序?”   没想到,傅莹主任展示她永恒的迷人微笑,在主旨演讲中不紧不慢地指出,所谓“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有三个支柱:一是美国价值观,二是美国军事同盟体系,三是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机构。中国不可能全盘接受这个秩序,中国讲的“国际秩序”指的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一系列国际机制、法律体系和原则规范。中国对现行国际秩序有归属感,是创建者之一,也是获益者和贡献者,同时也是改革的参与者,何来另起炉灶、挑战美国国际秩序一说?!在场的欧洲议员、外交官、学者、商界领袖嘘唏不已,纷纷点头称赞。   接着,傅莹主任十分超脱,谈笑风生,指出这个秩序在全球化深入发展、国际政治日益碎片化的今天,越来越难以有效应对层出不穷的挑战。比如,推广西方价值观的做法在许多国家遭遇水土不服。美国军事同盟体系把盟友的安全利益凌驾于非盟友之上,给地区热点问题增添复杂因素。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了国际经济治理的缺陷。中美在世界事务中拥有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在应对全球挑战方面需要彼此支持。然而,中国不可能全盘接受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我们反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政治制度的长期排斥和压制。我们主张共同安全,不赞成用排他性的同盟体系再次分割世界。世界需要改变,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彼此,至少应尝试搭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秩序框架,最大限度地容纳各种利益需求和理念,就像搭建一个共同的屋顶。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回应说,傅莹女士很好地诠释了中国和美国对秩序看法的不同。第一,中美有一些共同的价值,但另一些价值是不同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所谓的民主或西方价值体系;第二,中国几十年以来一直坚持不结盟政策,希望看到一个“多极”的国际秩序;第三,中国支持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机制,做出了很大贡献。西方不应将中国神秘化,同任何国家一样,中国有自己的利益。中国的国际利益呈现为三个同心圆,核心圈是与14个陆上邻国保持良好关系;第二圈是对美国在亚洲组建军事联盟的关切;外圈是中国在世界上的角色。现在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更加主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就是例子。中国愿意在现行国际秩序框架下与美国合作,但如果太多的门都对中国关闭,他们也只能在门外盖房子。   开放提问环节,参会的青年领袖王栋副教授问:“关于国际秩序的讨论有原罪推定嫌疑嘛,以二元论思维审判中国――到底另起炉灶还是维护现有国际秩序,如果中国人这么问你,你觉得舒服吗?主持人问问题的方式,俨然以国际秩序的主人自居来质问他人,这是什么心态啊?”。主持人和在座的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2月12日,傅莹大使还与出席青年领袖论坛的欧亚多国代表围绕“治理与安全”主题进行了对话,同样娓娓道来,指出中国参与全球和地区治理,不是要另起炉灶,而是要对现行体系进行补充和完善,更好地适应国际社会公平、均衡、持续发展的要求,同样引发热议。   ――现实成就   慕安会中国专场主题是“Doubling Down?  China and the World Order(s)”(“双面下注:中国与世界秩序”),原本有强调风险的意思,经傅莹主任转守为攻,历数中国建设国际秩序的贡献和修补、完善现行国际秩序的努力,反而成为美西方如何争取中国共同维护、建设国际秩序的专场。究其原因,中国发展势头与其他新兴国家形成鲜明反差。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发言时从政治、经济、外交多侧面,对比了印度等新兴国家,以改革开放前后详实的数据表明中国所取得的成就,现场情绪一下子兴奋起来。连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也觉得,美国不参加亚投行不一定是好主意。这与上午谈俄罗斯时西方人的鄙视,形成鲜明反差。   傅莹主任还阐述了安全问题的经济解决之道,引发笔者身边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总干事迈克尔?穆勒先生为代表的强烈共鸣。他感慨说,此前会议就安全讨论安全太表面化了,经济发展是消除恐怖土壤的关键啊。笔者乘机送他《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英文版,告诉他中国两句谚语:盗贼出于贫穷;要致富,先修路。他点头不已,十分渴望阅读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未来期盼   针对发言和提问中都讲到的中国需要澄清未来自己的角色和作用的问题,傅莹主任说,大家不要试图用美国的形象来评价中国,中国不会成为另一个美国,世界上有一个美国就够可以了。中国是发展中国家,30年前还是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中国将以符合国情和自身理念的方式,走与世界各国合作共赢的道路。   的确,中国不追求成为美国,也不可能成为美国;中国走符合国情的道路,中美合作是未来国际秩序的希望。这与俄罗斯总理、外长与西方代表矛盾尖锐,唇枪舌剑,从冷战数落到现在,完全不同。西方危机重重,对中国寄予期望,而中国人思维温和又具建设性,中国代表的发言给与会者留下深刻印象。主办方表示今后的慕安会要希望中国更全面、深入参与。人权观察组织主席在场,也不谈中国人权了,而是期待中国施压朝鲜,帮助解决叙利亚内战及难民危机。   主持人质问傅莹主任:朝鲜又是核试,又是发射导弹,中国是不是已经对朝鲜完全失去控制?傅莹笑应,你提问题的方式是典型的西方思维。引起会场一片笑声。傅莹说,中方从不认为自己应该控制哪个国家,我们也不希望被别的国家控制。在朝核问题上,美国一方面要求中国与其合作,另一方面又与盟友商议部署萨德导弹,这让中国人感到既困惑又愤怒。中国是朝鲜的近邻,朝鲜核爆对中国危害最大,如果通过制裁朝鲜搞掉其政权,难道不会导致百万难民涌入中国吗,深受难民危机困扰的欧洲该替中国想想啊!   笔者乘势问台上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朝鲜曾给美国提出中止核试验的两个条件:停止美韩军演,谈判缔结和平条约,为何美国未回应而坐视事态恶化,还借此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美国在朝鲜半岛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对方瞠目结舌,十分尴尬。   慕安会上中国不成为焦点,不像香格里拉对话会那样成为靶子,连美国人在慕尼黑都客气很多。看来,不能被周边热点事务所迷惑,把形势估计过于严峻,把美国想得太坏、看得太死。中国应多方面、深入参与慕安会,善于借助欧洲智慧解套:比如借欧洲人讨论的反恐问题上如何平衡个人自由与国家安全矛盾,为我互联网治理与新疆治理争取共识;再比如,德国外长会上提出德国担任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呼吁欧洲回到1975年赫尔辛基文件精神――尊重领土完整,平衡主权与人权,妥善处理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矛盾。我可借此阐明中国在南海、东海问题上立场;又比如,对美欧情报分享反恐,我也可考虑在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基础上,加大与其他国家、国际组织的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推动“一带一路”安全建设。   会上还有一个小插曲,日本代表团在提问中说什么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改写历史,破坏现状,违反国际法,声称亚洲安全依赖美日同盟,遭到傅莹主任有力驳斥,于心不甘,再举手,照本宣科说钓鱼岛自古以来是日本的,中国编造历史。傅莹主任毫不客气地再次回应说,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是日本趁中国弱时盗取的,不仅中国有史实,日本有大量历史资料。你这么年轻,多读读日本的历史文献,就知道钓鱼岛是中国的。日本议员很不好意思,可谓自取其辱。在场的听众都觉得日本人诚心搅局,很不满。   整体感觉,欧洲人还是讲道理的,被称为安全领域达沃斯的慕安会底蕴比香格里拉对话会深厚得多。如何看中国、与中国打交道,欧美在拉开距离,亚投行问题上已显示无余,中国应充分利用慕安会平台,积极引导国际社会中国观的变化,消除西方的中国综合症:从期待出发,以自身价值为背景指责中国,对中国的解释听不进;从担心角度,将中国置于自身关切的位置,随意评判中国作为,看不懂中国政策;从疑惑入手,根据自身经验,想不通中国从何而来,到哪里去。笔者《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英文版在会上一抢而光,反映出西方人对中国的浓厚兴趣,期待中国为解决危机重重的世界带来智慧。专场讨论除了德国人外,就是美国人在主持。如果中国智库包一专场,从东方智慧看西方困境,主持、引导西方反思,则是未来努力方向了。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