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被注涂料、水泥 媒体:还没补到就已被毒倒-搜狐新闻

智勇双全的穿山甲:还没吃到我,你可能已经被毒倒了……

  穿山甲,最近火了。

  其实,提起穿山甲,我最先想到的是一个故事――

  《穿山甲的母爱》

  非洲的尼日尔河流域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很特别,整个市场卖的都是野味。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鳄鱼、大号蜥蜴,甚至有卖梅花鹿、斑马和猴子,这些东西在中国国内都是禁售、禁食的。有一次我们为了招待客人,特地驱车一百多公里,带他们一起去采购野味。

  鳄鱼栏一般人不敢靠近,只叫我的老司机丹尼尔去选购,我们一行人则直接去挑选穿山甲。

  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或是自卫的本能,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着,卷成一圈。野味铺子一般的购买程序是这样的:买主选定以后,卖方黑人便用力把穿山甲拉直,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将身躯清理干净,再用铁夹夹着放到火盆里烤灼,直到其身体上的鳞甲全部脱落。

那天,野味铺子货源颇丰,围栏里放满了卷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一些食客拣大的挑了几只,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才放心。

  那天,野味铺子货源颇丰,围栏里放满了卷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一些食客拣大的挑了几只,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才放心。

  一个黑人小工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力,却怎么也无法把那蜷缩的躯体拉开。所有人大呼奇怪,小伙子却十分尴尬,便一下又一下把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边摔边解释说,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

  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穿山甲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已经挂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未见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操作的小工兀自不甘心,就直接拿铁钳夹了穿山甲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这下小伙子黔驴技穷了,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即顺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操作的小工兀自不甘心,就直接拿铁钳夹了穿山甲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这下小伙子黔驴技穷了,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即顺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我们十分意外地发现,原先被丢弃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躯体,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随着它躯体的伸展,我们震惊地看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身上的脐带仍与母体相连,小嘴慢慢张合,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母亲。这样的场景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泪水翻滚在眼眶里。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超过10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孩子,自己已经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的周全。它的那份精神之力,不得不说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泪水翻滚在眼眶里。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超过10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孩子,自己已经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的周全。它的那份精神之力,不得不说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任何一个生物都是有生命的。记得白居易曾作过一首诗: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探母归。

智勇双全的穿山甲:还没吃到我,你可能已经被毒倒了……

  以上故事,充满了母爱与残酷。吃穿山甲的,从古至今,国内国外,一直都大有人在,虽然它现在已经是禁止食用的保护动物……

  穿山甲被列入《中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二类名录,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如非法收购、出售或为食用而非法购买等,涉嫌违法犯罪。

  但记者近日梳理案件发现,不仅有人一直在非法猎捕、买卖、食用穿山甲,犯罪分子还向穿山甲体内注射各种物质“增重”,已达到多盈利目的。

  不得不说,吃穿山甲,可能还没补到,已经被毒到了。

智勇双全的穿山甲:还没吃到我,你可能已经被毒倒了……

  典型案例

  为多赚钱给穿山甲注水、米粉

  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查明,钟某伙同吴某(另案处理)在广西防城港市东兴区码头收购活体穿山甲27只,冰冻穿山甲3只以上,出售给他人。

  被抓后,钟某供述:穿山甲都卖给饭馆,为了多赚钱,他们会给穿山甲“注水”。往穿山甲体内注射掺水的米粉,增重效果更好。一只穿山甲体内,一般会注射半斤左右的掺水米粉。

  2016年11月26日,被告人钟某被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而在湖南省茶陵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黄某通过胡某以850元每斤的价格购入3只穿山甲,之后用注射器将“淮山米粉”从穿山甲的嘴里打入以增加重量,然后以900元每斤的价格出售。

  浙江衢州市柯城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做野味生意的占某交代,他给员工制定了工作流程:穿山甲运回仓库称重后,必须将米粉调水后定时喂食穿山甲以增重。警方查获的账本显示,占某共收购完整穿山甲342只,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出售,平均每斤价格超过1300元。

  湖南益阳市赫山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2013年4月至7月,孙某以400元每斤的价格,先后向北京京深海鲜市场摊贩张某销售穿山甲9只。为掩人耳目,在双方交易账单上,穿山甲用“甲、特甲”表示。仅2011年11月至2014年9月期间,孙某收购、运输、出售穿山甲制品4634.96斤,交易总金额153万余元(未包括37只死体穿山甲的交易金额89020元)。

  丧心病狂

  注射涂料、水泥,甚至打镇静剂、兴奋剂

  壹现场记者了解到,在非法销售穿山甲的“江湖”中,向穿山甲体内注射水、米粉糊都算是“善良”之举。更有甚者,会向穿山甲体内注射刷墙的涂料、水泥,打镇静剂、兴奋剂以及防腐剂。

  广东从化市法院审理的一起系列案件:警方突查时,发现活体穿山甲58只,死体穿山甲60只。查抄窝点时,警方发现仓库内胡乱摆放了几十瓶化学用品类的东西。

智勇双全的穿山甲:还没吃到我,你可能已经被毒倒了……

  被告人交代,为了稳定动物情绪,在运输途中会给它们打镇静剂;

  到了市场上,为了卖相好,就打兴奋剂,显得生猛;

  如果是死体,则会打防腐剂;

  为了增重,会往动物身里打米浆甚至石灰水。

  一位办案人员介绍,如果只是单纯注水,增重不会太多;如果注射米浆、石灰水,增重更多,卖的价格也自然上去了。

  海口市美兰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梁某、陈某从广西购入穿山甲在海口交易,出售时和员工一起将米粉或刷墙涂料调水后,用灌肠器灌入穿山甲活体内,或用注射器往穿山甲死体中注水。

  云南森林警方侦破的一起案件:陈某给穿山甲注射大量麻醉镇静剂,并且用自制高压水枪往活体动物体内注水以增加重量,致使这些动物体内产生大量异常毒素无法排出,成活率极低。

  湖南湘潭市森林公安局侦破的一起案件:嫌疑人交代,他们从广西等地购进穿山甲,卖给餐馆。为了多挣钱,他们事先准备好一个盆、一支金属注射器和一根皮质导管,然后掰开穿山甲的嘴,将导管插进穿山甲胃里,用注射器往导管里灌玉米粉、奶粉,甚至水泥、沙子,增重1至3.5公斤再卖出。

  穿山甲进价每斤约700元,卖价每斤为1000元。

智勇双全的穿山甲:还没吃到我,你可能已经被毒倒了……

  办案人员提醒

  吃野味没补到,反而先被毒倒

  穿山甲为印度穿山甲,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濒危野生动物,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非法收购、买卖穿山甲违法。

  办案人员表示,食用如此“增重”的野味,对人体存在潜在危害。

  注入不同物质的穿山甲,肌肉会腐烂,有些穿山甲看着是活的,但内脏已经腐烂。很多穿山甲即使活着被解救,之后也会不治而亡。

  办案人员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不吃穿山甲等野生动物,既保证了人类身体健康,又给它们留了一条生路。

相关法规

  相关法规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价值在十万元以上,属于“情节严重”,价值在二十万元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