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也说蒋廷锡《百种牡丹谱图》册|香初上舞txt4

也说蒋廷锡《百种牡丹谱图》册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聂崇正   原标题:也说蒋廷锡《百种牡丹谱图》册   近见多种媒体报道,2016年拍卖市场的拍品蒋廷锡所画《百种牡丹谱图》册100开,最终以极高价位成交。 蒋廷锡的牡丹图   蒋廷锡(1669-1732年)字扬孙,江南常熟人,云贵总督蒋陈锡之弟,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中举,随即被推举为南书房行走,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被特选为进士,历任侍讲、侍读学士、礼部侍郎、户部尚书、兵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职,地位十分显赫。雍正十年(1732年)蒋廷锡卒于京师任上,享年六十四岁。蒋廷锡是清朝康熙、雍正年间的一位重要画家,以擅长画花卉闻名于画坛,同时蒋廷锡也是一位身居要职的高官。他的花卉画继承清初恽寿平的画法,风格秀丽淡雅,成就相当高,以至画史中都将他作为画家来叙述和看待。由于他曾任高官,并非是专门供职宫廷的职业画家,所以并不属于“宫廷画家”,而应当归入“词臣画家”之列。有的文章中将其称之为“宫廷画家”,不妥。   此次所拍卖的《百种牡丹谱图》册(以下简称《牡丹图》册),分为四册,以“元、亨、利、贞”四字排序,见于《石渠宝笈·初编》一书著录,画上钤有清宫收藏印章多方,曾为清宫廷收藏品,后从宫中散出,为民间收藏家珍藏,“文革”中一度归故宫博物院收藏,此后落实政策,归还了原藏家,现现身于拍卖市场。   细观此《牡丹图》册,画法甚工整细致,并无很多“逸笔”,使我引发出一些联想。   清朝宫廷中有两位兄弟画家,名余省、余穉。文献中记载:“余省字曾三,虞山人,居停海尚书望家二十余年,未尝见其疾言遽色。善花鸟、草虫,曾受业于蒋文肃公(即蒋廷锡),其工致者,固嫣然如生,其点笔者,更洒然散朗,一时名辈,鲜有其俦,供奉内廷,后引老归拂水。其弟名穉,亦善花卉,同祗应供奉,以疾先曾三旋里。”(清·佚名《读画辑略》)“余省,字曾三,蒋文肃荐入画院,同值九人,省恩遇最优,赏赉频数。在苑三十年,以老告归。”(清·窦镇《国朝书画家笔录》卷二)余省、余穉兄弟进宫供职的时间,内务府造办处档案内有记载:乾隆二年(1737年)六月 “于本月十二日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胡世杰、高玉传旨:着传与海望,将画画人柏唐阿王幼学除所食二两钱粮。再新来画画人余省、余穉、周鲲等三名,每名每月赏给钱粮八两。钦此。”(清·内务府“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事录”)曾受业于蒋文肃公的余省、余穉兄弟,均擅长花卉画,兄弟二人进入宫廷的时间,恰好在蒋廷锡故去四年之后,此前哥儿俩应当在蒋廷锡府中学画。推荐余省、余穉入宫供职的应当是海望,而非蒋廷锡。   正因为蒋廷锡在绘画上颇有些名气,所以以他署名的画幅中,就有不少的代笔或伪作,对此古人已有所记载:“其流传有设色极工者,皆其客潘衡谷代作也。公性恬雅大度,爱士,凡才艺可观者,即罗致门下,指授以成其材,而公之画遂多赝本矣”(清·《读画辑略》);“今所传长卷大轴,皆赝本也”(清·鱼翼《海虞画苑略》);“惜赝本甚多,大约妍丽工致者,多系门徒代作,非真迹也”(清·秦祖永《桐阴论画》);“其客潘、马所作,皆能乱真,而文肃真本,不可多得”(清·余金《熙朝新语》)。潘衡谷名潘林。   笔者看了蒋廷锡的这套《牡丹图》册图像资料后,觉得绘画非常工细,一丝不苟。蒋廷锡为朝廷重臣,绘画毕竟是其业余所为,如此工细的百幅作品,必定十分费时费工,其中有无其门徒学生帮忙,这个问题颇可探讨。以上所征引的文献可以提供一些线索。   提出来这样的问题,纯属学术探讨,我认为对于这套册页的价值并无影响,对于画册的真伪也没有任何的不同意见。我的看法是这百幅的牡丹花,应当是由蒋廷锡画出图稿并主要执笔,但是不排除有他的学生帮助勾勒赋色,最后由蒋廷锡署款并总其成。而蒋廷锡的学生余省、余穉兄弟是最有可能参与其事的画家。这样的说法丝毫不影响蒋廷锡是这套册页“著作权人”的身份。(作者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其实类似的做法,在中国古代绘画中并不鲜见,同样在欧洲绘画中更是常见。   (作者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