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高丽贵族献给元奇皇后的特殊写经将亮相嘉德秋拍–书画–人民网 |张闾蘅0

高丽贵族献给元奇皇后的特殊写经将亮相嘉德秋拍–书画–人民网   今季秋拍嘉德古籍征得一件特殊写经。开本宏大,装潢考究。白纸泥金抄写,经册封面封底以泥金银彩绘的宝相花为装饰,庄严华丽。封面以泥金标注卷名“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六”。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六 元至正八年(1348)泥金写本1册 纸本   此册写经卷尾题识:“仗兹大乘功德,恭愿皇帝亿载,皇后齐年,皇太子千秋,天下太平,法轮常转者。大元至正八年(1348)戊子四月。功德主参知政事,三重大匡,德城府院大君奇辙?。”从题识可知,此位功德主身份尊贵显赫。他是高丽王朝权倾朝野的丞相奇辙,又是元顺帝的大舅哥。他发心祈福写经祝愿的人是元惠宗顺帝的完者忽都皇后奇氏,也是他最小的妹妹。奇氏一族的故事瑰异复杂,因为关涉高丽王朝与元朝的联姻,在历史上堪称传奇。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六卷尾细节   在高丽王朝与元朝的交往历史上,联姻是一个极重要的制度。从高丽的忠烈王迎娶元朝的齐国大长公主开始,一直到高丽最后一位国王恭愍王,七位高丽国王中有五位娶了元朝的公主。另一方面,高丽王朝向元皇室进献的贡女,则充实了元朝的后宫。大量的高丽女子成为元代后宫中的宫女、嫔妃,有的甚至贵为皇后,她们反过来又通过其尊崇地位作用于自己的母国,因而在两国间形成了一种极为特殊的政治现象。元顺帝的奇皇后,便是元代高丽后妃中地位最为显赫、人生最为辉煌的一位。   奇皇后是元史中唯一有明文记载被册立为皇后的高丽女子,育有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奇氏家族出身于高丽贵族。总部散郎奇子敖育有奇轼、奇辙、奇辕、奇?、奇轮五个儿子,女儿奇皇后排行最小。老大奇轼早死。按照《元史》的记载,奇氏家族到奇子敖已经式微,后有赖奇皇后之特殊身份而重获显贵地位,“三世皆追封王爵。”奇后的两位哥哥都被授予元朝官职,奇辙封为行省参知政事,奇辕封为翰林学士。在高丽本国,拜奇辙为政丞,封德城府院君,奇辕为德阳君,1351年恭愍王登基之后,又封奇轮为德山府院君,奇皇后的侄子奇完者不花为德阳府院君。可见,奇氏一族当时堪称权倾朝野。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六卷卷首   写经抄于至正八年,即公元1348年。据《元史》记载,此前一年,公元1347年,元顺帝“命汪家奴摄太尉,持节授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玉册,锡以冕服九旒,祗谒太庙。”故此册写经应为奇辙代表奇氏一族专为皇后、皇太子祈福发愿而作。   高丽王朝建国几百年都依附于中原王朝,一方面借助元朝的势力肃清国内的权臣、敌对派,另一方面,高丽国内的势力也在寻找机会摆脱蒙古人的控制。这种艰难求存的矛盾发展到末代高丽王恭愍王时终于爆发。   奇氏家族依靠奇皇后的势力骄横跋扈,鱼肉乡里。恭愍王早年依靠奇氏一族的势力上位,但奇氏一族的权势对王权构成了更大的威胁,于是清理奇氏势在必行。   公元1356年,至正十六年,即丙申之年五月,恭愍王以奇辙及其党羽勾结双城叛民谋逆为名,将奇辙一族一网打尽。奇氏被夷族,史称“丙申之祸”。高丽的亲元势力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同年“六月乙亥,高丽停止使用至正年号”。   写经卷尾题记   此册写经不同于其他的高丽写经,卷尾题记“大元至正八年戊子四月”,在至正年号之前,专门加上“大元”两字,极为少见。究其原因,一者,应该与功德主奇辙本人的身份有关。作为三重大匡,德城府院大君的奇辙,同时还官拜大元的行省参知政事一职。另一者,此经是为大元皇帝、皇后、皇太子祈福,非比寻常。    写经卷首绘的变相图   写经卷首绘一幅“大方广佛华严经卷普贤行愿品变相图”,四边以金刚杵纹为框,图中菩萨像则以泥金线条描绘,衣纹以漩涡形线条走笔,风格技巧为十四世纪中后期高丽写经变相图所常用。   此册写经的时代风格极为明显。可参照者有二。    2016年市场成交元代高丽写经   2016年5月,市场成交一件元代高丽写经。卷尾题记:“至正五年(1345)八月志,功德主辰韩国大夫人金氏。” 辰韩国是古代朝鲜半岛南部的民族部落之一。辰韩国的大夫人金氏是为忠穆王及其母亲德宁公主祈福,以绀纸泥金抄写此部《妙法莲华经》。此经写成两年以后,1347年忠穆王去世,其庶弟忠定王继位。忠穆王的叔父王祺,也就是日后的恭愍王拉拢奇辙、奇皇后和奇氏一族,获得元顺帝的赏识,1351年元廷废黜忠定王,王祺嗣位,是为恭愍王。市场成交的这套《妙法莲华经》其装饰风格和奇辙本极为相似,封面为泥金银花纹彩绘,装潢华丽而考究。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朝鲜高丽时代泥金写经《妙法莲华经》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亦藏有一套高丽时代的《妙法莲华经》。绀纸泥金抄写,封面以泥金银彩绘莲花图样装饰。虽然没有年款,但从整体风格来看,都是同一时期的高丽写经,风格极为鲜明。 (责编:董子龙、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