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3岁老母告儿女案和解:女儿出钱 儿子照顾(图)(视频)|73岁老母告儿女案和解:女儿出钱 儿子照顾(图)(视频)4

73岁老母告儿女案和解:女儿出钱 儿子照顾(图)“田坝庭审”当日,老人的女婿背着老人上车。热点新闻一追到底华西追踪《7旬独居老母:“4儿女常回家看看”》后续法官轻易不判,一个月内多次组织调解,以彻底解除当事各方心中的疙瘩该案最终以调解结案,成为基层法院审理赡养纠纷的一个法律样本今年重阳节前,彭州(微博)法院丹景山法庭在田坝中审理了一起赡养纠纷,在山上独自生活6年无人养的73岁老母亲状告两儿两女,要求按月给予口粮。同时,还要求儿女们逢年过节要“常回家看看”(华西都市报10月08日曾报道)。11月8日,记者从彭州法院获悉,在庭审后的一个月内,经法庭组织多次调解,该案已于日前调解结案。老人由两个儿子轮流照顾,两个女儿则每月各出300元生活费。为方便老人就医,两个女儿还各自拿出500元,作为老人的医疗储备金,“我们不但要常回去,还要监督两个哥哥有没有好好照顾老人。”老人的女婿说。这个赡养纠纷从庭上争得面红耳赤、庭下各不相让,到最后主动出钱养母,这恰恰是基层法院审理赡养案件的一个正面样本。“我们迟迟不判,为的就是要彻底解除他们各自心中的疙瘩,这样的案子,调解,往往比判决更有效。”审判法官说。案情回顾老母状告四名儿女“节假日必须来探望我”9月30日上午10点半,在彭州隆丰镇文家村的一块田坝中,73岁的林秀芝状告两儿两女的赡养纠纷案开庭。林秀芝诉称,她与丈夫养育了两儿两女。老伴2009年去世后,她开始随次子游全生活。但因婆媳关系,双方闹得不开心。2010年3月,她一个人跑到附近的庙中生活了6年。直到今年6月,因为腿脚犯病,行动不便,她才回到儿子家中。谁知不久,儿媳妇就把她送到了两个女儿家中。村委会多次调解无果,老人向法院起诉4名子女。老人的诉求是:两儿两女每人每月各给付赡养费100元,生病住院的费用及去世后的丧葬费由四人分摊;林秀芝的承包田由长子游贵耕种,每月给付原告大米30公斤;要求随长子游贵生活,并由其提供住房。此外,老人明确要求在她的生日和法定假日时,4名子女必须前来探望。如遇生病,儿女必须轮流照料。不得已才告上法庭“走不动了你们得管我”庭审时,游贵在一次提及母亲时,竟直接用“老妞”称呼,这引起了法官祝增巧的不满。“请你尊重你的母亲。”祝增巧有些不悦,当即劝道:“请你为你自己的孩子做好榜样。”“我也是不得已才告你们的,我现在都走不动了,你们得管我。”见儿女们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林秀芝在法庭上说。“农村的风俗历来就是儿养老,况且家产都是两个儿子分的,现在两个儿子却不想管了。”两个女儿说,出赡养费没问题,但当儿子的,首先得担起这个责任。最新进展女儿出钱儿子轮流照顾“现在谁都不能再耍赖”11月8日,记者从彭州法院丹景山法庭获悉,经过一个多月的调解,4名子女终于达成一致意见:两个儿子轮流照顾老母,两个女儿每月各出300元的生活费。此外,两个女儿还各自拿出500元,作为老人的医疗储备金。“这个事情解决得还是很圆满。”林秀芝的女婿钟召兵说,最开始起诉到法院,就是想通过法院把赡养老人的事明确下来,现在谁想耍赖都不得行了,“一家人商量好了,我们会经常回去,一来是看望老人,再则要监督哥哥嫂嫂有没有照顾好。”而对于此次调解结案,次子游全则说,“我妈告我的时候,我开始真的觉得好臊皮,后来一想,通过法院解决也对,以前大家私下扯了好多次都扯不清楚,现在调解结案了,大家都不能再有意见了。”编者注:该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泪奔 老人独自过节倍感寂寞 谎称自己去世聚齐儿女 为何进行“田坝庭审”?法官认为,一次庭审的效果,比10次普法宣传的效果都要好。对话法官涉及家庭纠纷调解比判决更有效对于审理该案的法官祝增巧而言,该案并非疑难案件,很短时间就可以做出裁决。然而,她并未轻易做出判决,而是在一个月内反复组织调解,并做通各方工作,“涉及家庭纠纷,就不是错与对的问题。”华西都市报:当时为什么会用高调的“田坝法庭”审理此案?祝增巧:用巡回法庭的形式开庭审理赡养纠纷案件,一次庭审的效果,比10次普法宣传的效果都好得多。当时正值重阳节前夕,农村人很多不懂赡养老人和分家析产是不同的法律关系,通过庭审,即便是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也厘清了这个关系。华西都市报:当庭未作判决是出于怎样的考虑?祝增巧:对我们来说,更多的工作不是在法庭上,特别是这种家庭纠纷,一旦我们草率作出判决,可能根本没有效果,当事人不执行判决,各方心中的疙瘩仍然存在。这样既影响了法庭裁决的威严,又没有起到实质性作用。因此,庭审后给当事各方做通工作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案件,我们整整花了一个月,组织了多次调解协商。华西都市报:在基层的赡养纠纷中,老人提出“常回家看看”这类的诉求多吗?祝增巧:2013年7月1日,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常回家看看”正式入法。这两年,在赡养案中,这类精神赡养的诉求明显增多了,如今在物质诉求外,经常会有希望子女有空探望的诉求,我们也希望子女多关注老人的心理健康。(应当事人要求,林秀芝及子女均为化名)华西都市报记者吴柳锋 摄影吕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