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畅游消极盈利背后危机已现:现金奶牛还能做多久?|畅游消极盈利背后危机已现:现金奶牛还能做多久?1

畅游消极盈利背后危机已现:现金奶牛还能做多久?   新浪科技 余一   做个现金奶牛没什么不好,但问题是现金奶牛还能做多久?   畅游上周公布了2016年Q3的财报,在端游大厂中,除了还未公布财报的盛大游戏,畅游是唯一一个营收和净利润都同比下跌的游戏大厂,而且下跌在2016年已经持续了3个季度。   财报显示,畅游第三季度总营收为1.3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89亿美元下降了28%;归属于畅游的净利润为39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8100万美元下降52%。而网络游戏收入为9900万美元,同比下降35%。   这种下跌背后虽然有原因,但依旧是值得警惕的现象。   从2014年的2120万美元亏损,到2015年2.28亿美元的盈利,畅游团队把自己从危机边缘救了回来。但是扭亏为盈,更多地是靠出售资产、收缩业务和大规模裁员等完成的。   在前一年有大量一次性收入和大幅成本收窄的特殊情况下,2016年收入和利润同比下跌的情况可以理解。但是同时也能看到畅游的危机并没有真正过去,“强心剂”能应对当前,无法解决未来。   在天龙八部端游和手游都已经进入衰退期的情况下,畅游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新的强力产品推出。到2016年第三季度,端游收入还占到了游戏收入的50%,手游占比仅有20%,甚至较比2015年还有所降低。在裁员的同时,也出现了大量的核心重要成员的流失,人才和激励机制的问题并没有真正改善。   再加上保守的发展战略,搜狐的“抽血”,人口红利的衰退,以及腾讯和网易的市场扩张和挤压,畅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旧还悬在头顶。   畅游前三个季度,总利润仅有1.04亿美元的利润。如果未来两个月并没有强劲的产品出现,按照前三个季度利润都在3000-4000万美元区间的情况推算,全年利润预计在1.4亿美元左右,和2015年的2.28亿美元相比将是断崖式下跌,新的危机已经在路上。   “消极性”盈利   2013年畅游的净利润为2.686亿。到了2014年,畅游却从盈利变成了亏损,甚至净亏损还达到了2120万美元。在这种情况下,2014年11月份,畅游进行了换帅,CEO从王滔换成了余楚媛和陈德文组成的联席CEO。   余楚媛是财务背景,当时除了畅游联席CEO外,还是搜狐的首席财务官。而陈德文是市场运营背景,在畅游总裁和联席CEO之前,是畅游的COO(首席运营官)。新领导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拯救畅游的利润。   畅游2015年净利润为2.28亿美元,2016年前三个季度1.04亿美元,以此衡量的话,畅游完成了它的一个答卷。但从别的数据来看,这种盈利目前还是一种通过收缩达成的“消极性”盈利。   首先是营收的收缩,王滔任CEO时期,畅游进行了很多平台化的尝试,到陈德文时期,这方面的尝试基本停止。从2015年第一季度开始,畅游的营收就开始持续减少。到2016年第三季度,季度营收为1.36亿美元,相比2014年第四季度的2.16亿美元,减少了37%。   费用也从15年Q1开始持续同比下跌,除了2015年Q3之外,降幅都在30%以上,而2016年降幅进一步扩大,全部都在40%以上。从结果上来看,费用已经从2014年第四季度的1.49亿,减到了2016年第三季度的6500万美元。   之所以说“消极性”盈利,是因为畅游的盈利更多地是来自于成本控制,大幅度减少人力、推广等方面的费用,而主营业务的游戏收入并没有好转。   畅游的游戏收入,从15年Q4开始,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跌。从2014年Q4持续环比下跌,直到16年Q3才达到基本持平的水平。2014年畅游平均每季度游戏收入可达1.63亿美元,2015年为1.59亿美元,而2016年前三个季度收入平均值降到了1亿美元。   2016年第四季度,情况恐怕并不会有变化。据畅游首席财务官周晶透露,“2016年第三季度的畅游收入和净利润均超出公司的指导性预测。预计四季度的总收入和网络游戏收入将略有下降”。   通过收缩带来的盈利,在持续性上也存在问题。无论是畅游的毛利润、营业利润、还是净利润,在2016年前三个季度基本都呈现同比下跌的情况。   卖卖卖和裁裁裁   从2013年开始,畅游开始推行积极的平台化战略,通过自研和投资收购等方式,推出了海外第三方应用商店、游戏浏览器、游戏直播、秀场直播、RaidCall语音到网页游戏平台等一系列平台化产品。   “游戏赚钱养平台,平台占渠道推游戏”,是王滔制定的战略。但是这种平台化并不怎么成功,各个平台没有形成协同效应,而且也缺乏一个能起领头作用的A级或者S级以上的平台产品。   对于这只集团现金奶牛,搜狐也并没有太多耐心和时间,给畅游去探索平台化战略。   另外,由于收购RaidCall语音和海豚浏览器,都给畅游带来了商誉减值损失和并购相关无形资产减值损失。而Mobogenie和17173游戏网等一系列动作,又让畅游成本急剧飙升。   畅游2011年成本仅有1.372亿美元,2013年和2014年成本费用飙升到了3.5亿美元和5.95亿美元。   同样也是这个时间段,畅游还组建了“卓越运作体系”,负责公司游戏项目的立项和审核。这种希望将业务流水化和模块化的变革,加上平台化的扩张,让畅游人数迅速膨胀。繁琐的审核流程,也使得畅游在臃肿化的同时,效率更加低下。   换帅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进行。畅游的现任掌门人陈德文,曾公开发文抨击“卓越运作体系”。在换帅之后,陈德文先是大刀阔斧地砍掉了1千名左右的员工,之后又陆陆续续地对游戏业务人员进行了裁减。   畅游离职员工告诉新浪科技,畅游员工最多的时候,大约有5千多人。卓越运作体系和平台化产品是裁员的重点区域。   不到两年的时间,裁员比例达到了40-50%。据陈德文介绍,畅游2016年第二季度员工总数在3000人左右,其中子公司的员工占了1000人,剩余2000人基本上是游戏业务人员,第三季度为2800人左右。   裁员之外,畅游也缩减了之前发展的各类平台化产品,大幅减少在这方面的投入和支出,基本放弃了平台化战略。   为了扭亏为盈,畅游还选择了出售资产的方式。2015年8月,搜狐公告提到,游戏子公司畅游作价2.05亿美元向第三方转让了包括第七大道在内的三家全资子公司。   2015年还屡次传出17173要出售的消息。游久游戏曾发布公告中称,游久与畅游正进行重大交易磋商,被外界普遍认为是17173的出售交易。不过后来畅游发布了关于澄清出售17173的公告。17173现在命运依旧未定。   保守的现金奶牛   扭亏为盈的压力,和搜狐对于畅游现金奶牛的定位,让畅游在失败的平台化战略之后,转向了保守道路。   从资本上来说,畅游是目前唯一一个还留在纳斯达克的中概股游戏公司。   一方面是因为母公司搜狐同样在美国上市,拆VIE的难度要远高于其他中概股游戏公司。另一方面私有化需要大量资金,对于目前发展处于低潮期的搜狐而言,去做畅游私有化成本太高。   而且对于游戏业务,张朝阳和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之前的态度比较相似,都是把它作为现金奶牛,并没有把它放在战略位置上。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畅游重新承担起了给搜狐集团输血任务,资本上的保守也是必然的事情。   和畅游同属端游大厂的几家公司,除了难兄难弟的盛大游戏外,其他的端游大厂最近两年都动作颇多,积极谋求转型。   腾讯和网易完成了向手游的转型,现在都在探索国际化和泛娱乐的道路。巨人在回归A股之后,先是组建了十几个手游研发项目组,全面手游化,同时还在开发移动社区工具,和布局互联网金融与医疗。完美世界则是重点发展泛娱乐,投资收购院线资产,控股百度文学等。   在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畅游CFO周晶曾经表示,对于现金的使用,畅游现在会考虑进行并购,以及对于大的IP的采购。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动作还未看到。   反而是10月份,搜狐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文件,称搜狐新媒体将不定期向畅游间接全资子公司畅游天下借款,借款总额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这笔资金将用于公司运营,但是不包括畅游和搜狗业务。   对于畅游的保守战略,业内评价并不统一。有业内人士就对新浪表示,好游戏才是游戏公司的根本,泛娱乐等更多地都是资本目的,并没有实际验证的效果和模式。   在游戏方面,畅游也同样采取了偏保守的战略。在端游上,陈德文表示,不会再对新的端游项目立项。在手游上,则采取了减少数量,将资本与资源更加集中在重点产品的策略,尤其是IP游戏的开发。   但是这也让畅游错失今年爆火的现象级产品《阴阳师》。据知情人士透露,《阴阳师》的制作人和主要核心人员都来自畅游,但是在内部并没有得到重用,而这款产品在畅游被评价为“看不懂”,跳槽去了网易之后,这个项目马上就立项了。   核心人才的流失   裁员和收缩帮助畅游解决了眼前的盈利问题,但是核心人才的流失,却给畅游带来了未来性的风险。   以已经卖掉的第七大道为例,第七大道的两款页游产品《弹弹堂》和《神曲》都是月流水近亿元的顶级产品,但是被畅游收购之后,先后发生了CEO曹凯、副总裁杨志毅和CTO龙春燕辞职,和COO孟治昀、CPO(首席产品官)及神曲工作室负责人胡敏的离职事件。创始团队全部出走,大大降低了第七大道的研发能力,结合页游衰退的大背景,让第七大道再也没有推出强力产品。   2015年到2016年,两年时间内,畅游又发生了多起类似的核心人员出走事件,甚至连王牌产品的研发团队都出现了被竞争对手大规模挖角的情况。   2015年5月,畅游前游戏事业群总裁王一宣布离职,之后宣布创业成立新公司紫龙互娱。在离职畅游之前,王一作为游戏事业群总裁,主导端游、手游业务,尤其是端游和手游产品的代理发行、IP引进。   2015年年底,原《天龙八部3D》手游制作人佟庆提出离职,带领40多位《天龙八部3D》手游研发团队集体加盟完美世界、接手《诛仙》手游开发工作。   2016年1月,畅游前CEO王滔参与投资成立天镜科技公司,并担任首席制作人,计划用3年时间1亿元打造一款精品VR游戏。   2016年3月,原畅游北研总经理童喜携核心制作人等30多人离职创业。童喜在畅游研发全面转型手游时,被公司任命为畅游移动开发的总负责人,负责畅游所有移动游戏的开发工作。   到2016年6月,畅游联席CEO余楚媛也递交了辞职申请,7月31日正式离职。由于余楚媛是财务背景,相对而言,对于公司产品方面影响较小。   虽然人才流失在各大转型中的端游大厂身上并不罕见,但是如此密集地出走,并且涉及王牌产品团队的情况,依旧还是少数状况。   在分析原因的时候,畅游的前员工分析说,更主要的还是人才和激励模式有问题,决策保守和领导层懂游戏的越来越少都有影响。《阴阳师》的错失,就是一个缩影。   未解决的危机和新机会   2016年净利润和营收的同比下降,其实就是未来性风险开始凸显的表现。核心游戏产品老化,收入下降,新品后续不足,手游转型缓慢,都是畅游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危机。   畅游CFO周晶曾经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在2015年第一季度,畅游手游收入的占比还有30%左右。但是到2016年第三季度这个比例却降到了20%。   另外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也提到,移动游戏通常需要支付额外的收入分成,移动游戏收入的减少,让畅游第三季度网络游戏业务毛利润率实现环比增长。   畅游的手游业务中,除了2014年底推出的《天龙八部3D》,其他手游产品表现一般。随着《天龙八部3D》手游的老化,整个手游业务都出现了倒退。端游也是类似的情况。   《天龙八部》客户端游戏的衰减,让畅游第三季度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同比下降了34%,环比下降7%;活跃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了23%。   危机背后也有新的机会,现在手游进入了新一轮洗牌。IP尤其是端游IP成为了新热点,重度游戏所占比重越来越大。端游大厂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   畅游之前曾斥资2000万拿下了金庸10部著作的手游独家改编权,此外还陆续签下了《轩辕剑》、《秦时明月》等多部科幻武侠题材游戏版权,并与跟大宇达成了五年战略合作。   当然最重头戏的还是和腾讯联手打造的《新天龙八部》手游。在腾讯互动娱乐2016年度发布会上,畅游表示《新天龙八部》预计在今年年内正式上线。但是从畅游公司对第四季度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预计来看,手游有可能上线时间会推迟到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