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愿赌服输?王亚伟彻底退出一汽轿车大举减持一汽夏利|愿赌服输?王亚伟彻底退出一汽轿车大举减持一汽夏利4

愿赌服输?王亚伟彻底退出一汽轿车大举减持一汽夏利 王亚伟撤出实属无奈之举,持有近两年赌整体上市预期难实现。 “一汽系”余波未平,今年半年报刚公布,曾经大力看好一汽轿车(10.59 +0.09%,买入)、一汽夏利(5.08 停牌,买入)整体上市的原“公募一哥”王亚伟,已经大举撤离两只股票,彻底退出一汽轿车前十大流通股东,并将一汽夏利减持将近一半。半年报显示,两家公司继续亏损、销售羸弱,同时公司人事震荡不断,而且迟迟没有公布解决同业竞争的方案,令其前途更加扑朔迷离。王亚伟撤出实属无奈之举,持有近两年赌整体上市预期难实现。二季度王亚伟已大举撤离“一汽系”因为表示无法按期履行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一汽系”上市公司在今年年中风波不断,一汽轿车、一汽夏利股价接连大幅下挫,知名私募人联合投资者参加股东大会上门维权,管理层发生剧烈变动等等。基金君发现,在风波未平之际,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已经大幅减持“一汽系”股票。一汽轿车中报显示,王亚伟管理的外贸信托-昀沣证券投资、外贸信托-昀沣3号已经不见踪影,而在今年一季度这两只产品分别持有一汽轿车3075万股、1278.57万股,占流通股比例分别为2.18%、0.91%。此次直接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可见王亚伟的减持力度非常大,至少均低于739万股(第十位流通股东持股数量)。在一汽轿车这只股票上,王亚伟这次走得很坚决。同时,一汽夏利中报显示,王亚伟也大幅撤退,外贸信托-昀沣证券投资、外贸信托-昀沣3号、千石资本-千纸鹤1号二季度持股数量分别下降到1052.93万股、1568.98万股、1272万股,而原来持股较少的外贸信托-昀沣2号则直接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相比一季度,年中王亚伟减持一汽夏利超过3000万股,将近一半。如此大手笔的减持,表明一哥已然非常不看好“一汽系”的各种表现。五年解决同业竞争承诺迟迟不履行,看好重组上市的一哥又被伤害。汽车销售低迷,竞争力下降,业绩表现惨淡,一汽夏利上半年营业收入10.03亿元,同比下降50.93%,净利润亏损5.19亿元;一汽轿车上半年净利润亏损8.2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13.64%。股价接连下挫,一汽轿车二季度跌幅超过22%,一汽夏利跌幅将近20%,如今在低位徘徊。公司人事震荡剧烈,多名高管递交辞职,包括董事长、董事、监事会主席等,未来前景更加扑朔迷离。至于为什么还会留有筹码,基金君猜想,可能是对一汽股份整体上市仍存幻想,至少在6月底,此前一汽想要延期三年的提案被股东大会否决了,意味着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仍将继续履行承诺。整体股价表现不佳整体上市难料王亚伟持有近两年愿望难实现回顾一哥持有一汽轿车、一汽夏利的过程。2014年年底,王亚伟旗下产品外贸信托-昀沣证券投资、千石资本-千纸鹤1号首次出现在一汽轿车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持股数量分别为3066万股、1363.39万股,合计占流通股的3.14%;同时昀沣、千纸鹤1号还分别持有一汽夏利3672.01万股、2656.62万股,合计占流通股的3.97%。一出手就是大手笔,一哥有看好的理由。当时两只股票都是从底部起来,乘着2014年下半年逐步展开的行情一路上扬,而且距离2011年一汽做出五年内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的承诺的兑现时间只有一年多了。基金君发现,当时确实是个比较好的买点,股价在相对低位,估计王亚伟买一汽轿车的成本在11-15元左右,一汽夏利的成本在5-7元左右。既然是战略性看好整体上市的预期,所以在2015年上半年的大牛市、下半年突如其来的股灾中,一哥都丝毫没有表现过要抛弃一汽的意思,相反他还在继续买入筹码,并随着行情做一些增减持。2015年一季度,昀沣3号也加入买入队伍,增持两只股票,即便当时一汽夏利因连续亏损被冠名“\\*ST夏利”;2015年二季度也是继续增持,持股一汽轿车比例为4.22%,*ST夏利比例高达4.88%;2015年三季度对一汽轿车稍做减持,同时外贸信托-昀沣2号成为*ST夏利新进股东;2015年年底两只股票均少量减持。到了2016年一季度几乎是持股不动,可以看出王亚伟一直在等着一汽履行承诺,一汽股份如能够整体上市,则一哥一年多潜伏不会白费,到时候股价肯定会有好的表现。但谁又能想到,到了今年6月,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双双表示,由于汽车行业增速放缓、证券市场大幅波动,公司管理层动荡等原因,无法按期履行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并提出将承诺期再延长三年的提议。此后两家公司股价惨遭跌停,知名私募明曜投资号召中小股东携手维权,虽然到6月底延期提议被否定,一汽也因未履行承诺遭到监管谴责,但是目前一汽仍然没有给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时间表。原来的整体上市预期,到如今难以兑现,前途未卜,是今年二季度王亚伟减持的最直接原因,同时一汽轿车、一汽夏利的股价表现也难以令他满意。二季度一汽夏利从6.6元跌至5.5元左右,8月还出现阶段最低价4.72元;二季度一汽轿车从14元跌至10.8元左右,8月1日也出现低点10.04元。这样的价格和当初一哥大幅进军“一汽系”时的成本相差无几,说不定亏了、就算有浮盈也不会太多。前景难料,人事震荡,股价有可能再创新低,如果不及时撤离,可能会发生亏损。一哥黯然神伤,选择大举退出;但也希望留有一部分筹码,毕竟一汽仍然需要履行承诺。投资是一场漫长的修行,从过去到将来,我们需要一直向市场学习,相信一哥也是在这么一个过程之中。